作者:財主家的余糧 來源:功夫財經

1

2008年后,世界貨幣政策已顛覆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是人類貨幣發展史的一個分界點。

在那以前,雖然也是信用貨幣時代,但世界各國央行的印鈔和運作,基本還是模仿者金本位時代的做法,遵循一套古典的法則來影響貨幣價值。

這套古典法則,也叫“常規貨幣政策”,其主要通過三種手段,對整個金融系統的貨幣和信用進行四兩撥千斤的調控,它們被稱為央行的“三大法寶”:

1、存款準備金制度;

2、再貼現政策(調整基準利率);

3、公開市場業務(少量買賣國債、黃金或其他票據)。

每當出現經濟衰退,央行可以:

降低存款準備金率,讓銀行可以放貸出去更多的錢,增加經濟活動;

降低基準利率,更多人來借錢,社會上錢的總量增加,增加經濟活動;

少量購買國債或票據,直接給金融市場注入資金,讓錢增加。

每當出現經濟過熱,央行可以:

提高存款準備金率,讓銀行收回放貸出去的錢,降溫經濟活動;

提高基準利率,更多人來存錢而不是借錢,降溫經濟活動;

少量賣出國債或票據,直接從金融市場抽走資金,讓錢減少。

從1980年到2008年,信用貨幣體系下的這一套把戲,央行們玩得得心應手。

但是,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之后,美聯儲、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所采取的行動,包括量化寬松、零利率和負利率,徹底打破了這套古典法則,讓人類的信用貨幣體系,航行到了一個徹底的陌生和未知的海域。

2020年疫情爆發以來,鮑威爾所主導的美聯儲推行所謂“無限QE”政策,更是將人類信用貨幣體系,推向了一座碩大無比的冰山。

在這一過程中,世界主要經濟體的央行,資產規模(印鈔量)都快速擴張,以幾十年前完全無法想象速度擴張,將各國信用貨幣數量的增加,推向一個又一個極限。

今天我們就來看看,自2008年以來,美歐中日英這五大經濟體的央行,各自到底都印刷了多少鈔票?

13年印了20億!2008年以后印的錢,都進了1%富人的錢包……

要知道,這五大經濟體的貨幣,正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SDR籃子貨幣。

2

美歐中日英分別印了多少錢?

1)先來看全球央行的風向標,美聯儲的印鈔

截止2007年底,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規模是8907億美元,這也代表了自美國成立以來,200多年里美元的全部印鈔量。

具體資產構成(也就是印鈔的抵押品),以中長期國債和短期國債為主,合計占資產的85%,其他還有協議回購,待收匯票、外幣計價資產及一點黃金,但規模都很小。

2008年9月金融危機爆發后,為拯救金融市場,美聯儲悍然將基準利率降低到了0-0.25%,同時宣稱實施總規模為1.725萬億美元的量化寬松(QE)。

利率為0,已經是人類歷史從未出現過的情況。這意味著借錢人不用支付任何成本,違反了人類財富稀缺的自然法則,是一種央行為拯救債務人無所不用其極的行為。

更扯淡的是,為拯救嚴重失血的房地產市場,美聯儲出面,大量購買當時在市場上根本無人購買的房地產抵押債券(MBS)和房地產抵押機構本身的債券,其中很多是次級債券——用這些垃圾資產來充當印刷美元的抵押品,是雙倍的貶值美元。

此后,美聯儲又推行QE2和QE3,并實施了一輪扭轉操作(OT),到2014年9月,其資產規模擴張到了驚人的4.46萬億美元,其中,國債2.45萬億,而MBS暴漲到 1.71萬億。

13年印了20億!2008年以后印的錢,都進了1%富人的錢包……

2018年開始,為了挽救美元信用,美聯儲開始出售MBS并“縮表”,根據美聯儲宣稱,將把資產負債表規模降至2.4萬億美元。但實際上,到了2019年9月份,資產負債表規模尚在3.7萬億的時候,美聯儲就宣布停止縮表。

這正是信用貨幣之下,所有央行們最典型和最真實的嘴臉:

承諾印鈔票和降利率的時候,都是貨真價實的拼命印、使勁兒降,只多不少;承諾收鈔票和升利率時候,基本全是嘴炮,真正收回的、升高的,只少不多。

2020年3月,新冠疫情爆發,美股暴跌,美聯儲立即將利率降低到0,并且宣布實施“無限量化寬松”,干脆說,自己的印鈔,不受任何限制了——零利率是常規貨幣政策,QE也是常規貨幣操作了!

于是乎,短短的2個多月里,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就從4.1萬億爆漲到7.2萬億美元,此后半年內都維持在這一規模。

算下來,2007年底迄今,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從0.89萬億變到如今的7.24萬億,印刷了6.35萬億美元的鈔票——如果用基礎貨幣的數量來衡量,這意味著美元的真實價值,貶值為12年前的1/8。

2)再來看歐央行

2007年底的時候,歐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約為1.3萬億歐元。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之后,歐央行的印鈔,馬上跟隨美國QE1的步伐,資產負債表擴張到2萬億歐元。隨著2011年底“歐豬五國(愛爾蘭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和希臘)”主權債務危機爆發,歐央行不得不再次開啟印鈔,同時將歐元的利率降低到了0附近。

到2012年年中,歐央行的資產負債表漲至3.1萬億歐元的水平,但此后就開始了長達2年半的縮表,一直到2014年底,資產負債表回到了略超過2萬億歐元的水平。

2015年3月,歐央行再次印鈔拯救各國主權債務,印鈔量也隨之迅速增長,到2018年底,歐央行的印鈔擴張了一倍還多,增長至4.65萬億歐元的水平,此后也基本維持這一水平,直到2020年3月份的全球疫情爆發。

為了救助深陷疫情的歐洲各國,歐元印鈔量幾乎與美聯儲同步增長,在美聯儲停止擴張之后,歐央行仍然瘋狂印鈔,截止到最新,其央行資產負債規模是6.83萬億歐元。

13年印了20億!2008年以后印的錢,都進了1%富人的錢包……

算下來,2007年底迄今,歐央行資產負債表從1.3萬億變到如今的6.83萬億,印刷了5.53萬億美元的鈔票——如果用基礎貨幣的數量來衡量,這意味著歐元的真實價值,貶值為12年前的1/5。

3)再來看日本

因為遭受1990年泡沫經濟破滅的情況,在非常規貨幣政策方面,日本央行的“經驗”可謂是比美聯儲和歐央行都更足一些。

1999年,日本央行就嘗試將銀行間隔夜利率降至0,而2001年,更是全球第一個實施QE的國家——2007年底之前,日本央行的資產負債表擴張雖然比美聯儲和歐央行快一些,但也尚在正常范圍內。

正因為經驗更足,所以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后,日本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反而基本沒有怎么擴張,始終維持在100萬億-120萬億日元之間。

2010年底,當日本央行啟動超級QE、并將股市ETF納入央行資產購買范圍之后,日本央行印鈔才步入快軌道,但實際上,相比歐央行和美聯儲還是慢,截止2012年底,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也僅擴張到160萬億日元。

2013年,安倍晉三政府上臺,宣稱無論如何都要讓經濟啟動之后,日本啟動了所謂的量化質化寬松(QQE),日本的印鈔,才真正駛入快軌道,此后到2018年底,日本央行資產規模擴張到了550萬億日元。

和歐央行一樣,為配合美聯儲的縮表,所以此后日本央行資產規模始終維持在550-580萬億日元的水平,直到2020年3月份。

疫情爆發以來,日本央行再度啟動印鈔,央行資產規模也在短短的9個月時間里,從580萬億日元迅速增長到現在的698萬億日元的水平。

13年印了20億!2008年以后印的錢,都進了1%富人的錢包……

算下來,2007年底迄今,日本央行資產負債表從110萬億日元變到如今的698萬億日元,印刷了588萬億日元的鈔票——如果用基礎貨幣的數量來衡量,這意味著日元的真實價值,貶值為12年前的1/7。

關于英國,我們就不再詳細敘述了。

13年印了20億!2008年以后印的錢,都進了1%富人的錢包……

整體來看,從2007年底到現在,英格蘭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從950億英鎊擴張到現在的8861億英鎊——如果用基礎貨幣數量來衡量,這意味著英鎊的價值,貶值為原來的1/9。

4)當然,還有中國

雖然你可能有點兒疑惑,但如果純粹的從基礎貨幣擴張上來說,世界五大央行中,只有中國央行目前還在堅持“常規貨幣政策”,沒有把利率降低到接近于0的水平。所以,準確的說,中國央行的運作還處于西方央行2008年以前的階段,央行資產增長并不快。

2007年底,中國央行的資產規模大約在16.9萬億元年人民幣,到了現在,也不過擴張到37.2萬億元人民幣,算下來,只擴張了1倍多一點兒。

13年印了20億!2008年以后印的錢,都進了1%富人的錢包……

好了,我們可以列一個表格,來顯示五大經濟體2008年以來的印鈔情況:

13年印了20億!2008年以后印的錢,都進了1%富人的錢包……

3

美元進入股市,人民幣去了樓市

2008年以來,各國央行印出來了這么多錢,他們都流向了哪里呢?當然是金融市場,去了能夠“錢生錢”的地方。

當央行購買債券,抬高債券的價格,那些原來擁有債券的金融機構,就額外擁有了更多的錢,然后,他們當然不會拿著美元再存回美聯儲去,他們會拿這些錢,去買入那些收入穩定而且有前景的科技公司的股權,去買入企業發行的債券,甚至去買入更多的房產。

接下來,當然就是股市、債市和房價的飆升,而那些原本就擁有大量股票和大量房產的富人,于是就變得更加富有;窮人,則相對而言變得更加貧窮。

13年印了20億!2008年以后印的錢,都進了1%富人的錢包……

所以,2008年以來各國央行所印刷,全部都跑去了“錢生錢”的地方,具體來說:美國是去了股票市場,日本和歐洲則是去了債券市場,而中國的錢,則是去了房地產市場。

2019年,荷蘭央行對一個世紀以來的西方主要國家央行的貨幣政策進行分析和梳理,結果毫不意外的發現,擴張性的貨幣政策,對政府和1%最富有的人最為有利。

這正是2008年以來世界主要國家的貧富差距原來越大的根源。

想起來,200年前,德國銀行家梅耶-羅斯柴爾德曾說過一句話:

只要我能控制一個國家的貨幣發行,我才不在乎誰去制定法律。